第57章 以你为家(四)_野狗骨头
笔趣阁 > 野狗骨头 > 第57章 以你为家(四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7章 以你为家(四)

  小橙子平时由佩雷拉照顾,苗靖和陈异主要搭把手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双语环境的原因,她开口不算早,很长一段时间都停留在mama和papa的水准。

  同龄的西语宝宝已经可以叽里呱啦说出不少单词,但小橙子一派稳重,眼睛直盯,小胖手一指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  这边也少见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宝宝,社区儿童乐园里多见混血儿或者白人孩子,小橙子坐在其中很惹眼,小朋友们会说她cute,让她安静坐在沙堡里当需要被拯救的中国公主,不过小橙子喜欢追着大孩子跑,最喜欢的还是去爸爸的办公室,那里更有趣。

  陈异秉持着闷声发大财的道理,办公室一直没搬到更好的地段,波哥大的华人群体都集中在贸易商会,各有各的地盘,内部矛盾不少,他哪里也不沾边,自己生意排场其实做得不大,在哪边都不算起眼,看起来勉强算个小富即安。

  家里的钱都是各管各的,苗靖手上还有当初两人带出国的四十万,加上自己那份薪水,攒起来算是一笔很踏实的收入。陈异的经济状况更复杂莫测,他开公司也开得随性不羁,苗靖后来才知道,买房和送给小橙子的礼物基本掏空了他公司最后一毛钱,他又去台球厅转了几天,拎回一袋现金回公司发货款。

  这两年倒是结识了很多朋友,三教九流都有,从政府银行警察再到□□贫民窟,陈异应酬时偶尔也会带上小橙子,带她去办事,坐在爸爸腿上,抱着自己的布娃娃,安静地吃磨牙饼干。

  也会被漂亮姐姐牵走去玩一会,找各种各样的小玩意逗小橙子,在沙发里打滚或者喝甜甜的果汁,陪着她聊天讲故事,小橙子虽然不太会说话,但听得懂,会点头摇头,也会咧嘴笑和做各种奇奇怪怪的表情。

  陈异从会议室里出来,看见小橙子窝在沙发里看彩页书,各种各样的旅游风景,她喜欢彩色,也喜欢看书本上的树林鲜花汽车小动物各种眼见熟悉的东西。

  “困不困?”陈异捏捏她的羊角辫,“去找妈妈好不好?”

  小橙子点点头。

  陈异把她捞起来,挂在自己手臂往外走,她胖嘟嘟的藕臂搂着陈异的脖子,打了个哈欠——虽然爸爸身上硬邦邦,但肩膀和背都很宽,很适合枕着睡觉。

  “爸爸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嗯嗯嗯……”

  “嗯嗯嗯是什么意思?不许拽爸爸的衣服,不许把口水蹭到爸爸衣领上,小朋友不能吃太多棒棒糖,牙齿会烂掉,虫子会爬进肚子里,妈妈也会教训爸爸,爸爸挨训是不是很惨,妈妈只亲小橙子,不亲爸爸,也不抱爸爸,你想想爸爸孤零零的多可怜啊。”

  他就这么哄孩子,把小橙子塞进婴儿座椅,开车去找苗靖——思楠已经在哥伦比亚待了六年多,打算回国生活,苗靖陪她逛逛波哥大,作为最后的告别。

  苗靖和思楠在玻利瓦尔广场附近的咖啡馆聊天,看见玻璃窗外走来一对父女,小女孩粉妆玉琢,穿白色背带裙和小靴子,坐在爸爸臂弯,嘴里含着果味棒棒糖,手里搂着几朵鲜花,爸爸穿笔挺的黑衬衫黑西裤,身姿高颀修长。

  “他们来了。”思楠目光转回来,“爸爸穿黑色,小橙子穿白色,黑白配真好看。”

  苗靖觉得好笑:“他今天去见客户,别的浅色衬衫要么被橙子泼果汁,要么就是牛奶和口水渍,索性一口气全换了黑色。”

  “这么多年,看来看去还是觉得你们最幸福,每天都是甜甜蜜蜜齁死人,小橙子转眼都这么大,真的让人羡慕死了。”

  思楠不无感慨,她这几年也找过几个男朋友,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,从来没有幸福到苗靖这种地步——从认识苗靖的第一天起,她身边总有陈异陪伴,两人形影不离密不可分,每一帧画面都美好得让人心动。

  “回国之后,也许你也很快能找到心仪的另一半。”苗靖安慰她,想起点什么笑了笑,“你总是说羡慕我,其实也没什么好羡慕的,你大概没有看过陈异以前凶我欺负我,也没有看过我和他吵架吵得天翻地覆,还有他和他前女友,我和我前男友,大家坐在一起的画面……故事的结局只是整个故事很小的一部分……”

  话未说话,小橙子进咖啡馆,朝着苗靖挥手:“Mama。”

  苗靖粲然一笑,向小橙子张开了怀抱。

  陈异把女儿送到苗靖手里,刚才路过花摊的时候被小橙子扭着买了几枝鲜花,她想要向日葵,还要一枝重瓣玫瑰给苗靖,再送给思楠阿姨一朵康乃馨。

  “小橙子真贴心。”

  晚餐陈异请客,大家去了一家川菜馆,在餐桌上聊起了回国的事情,国内的工作生活,饮食娱乐各项种种,约好以后要是他们夫妻两人回国,一定要在国内重聚。

  “你俩人有回国的计划吗?”

  “至少现在没有。”苗靖微笑,目光扫过陈异,“可能以后有也说不定。”

  思楠至少每年都回国探亲,但陈异和苗靖自从出国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,两人基本玩遍了南美洲每一个国家,其实对国内的生活已经有点陌生。

  只是苗靖走哪,陈异也跟到哪儿,她不说回国,他也不会想到要回去。

  吃完晚饭,天下起了雨,小橙子已经在陈异怀里睡着,几人在餐厅门口分别,陈异的车还停在咖啡馆附近,思楠坐上uber先走,挥手之后,从车窗看见苗靖脱了外套罩住小橙子,再撑起一把碎花伞遮住陈异肩头,她踮脚擦拭陈异眉心的水滴,他把她圈在另一只臂弯,说了句什么,低头亲吻她,那个吻旋即被雨伞掩住,只有苗靖包里的两朵花,向日葵和玫瑰探出伞外,被绵绵细雨淋湿花瓣。

  说起来,自打小橙子懂事之后,两人接吻偷偷摸摸堪比特工,要注意时间场合,也要注意小橙子的情绪。

  小橙子不喜欢爸爸亲妈妈,也不喜欢妈妈亲爸爸,但喜欢爸爸妈妈同时亲她,她曾经晚上自己偷偷溜进卧室,看见爹妈两人玩亲亲游戏,甚至都没注意到她的存在,那一次她哭得好大声,最后陈异狼狈地抱着被子去睡了沙发。

  小橙子越长大越调皮,她现在能跑会跳,经常一声不吭的闯祸,有股焉坏焉坏的劲,第一次真正挨揍是因为玩厨房剪刀剪掉了梅吉思阿姨的一撮头发,陈异揍她屁股,苗靖在一旁袖手旁观,她气得一整天没理人,自己在房间玩玩具,最后发现爸爸妈妈背着她出去约会吃饭,深刻感受到了背叛。

  陈异办公室的婴儿围栏再也困不住她的身体,她开始到处捣乱,拿着陈异的杯子去浇花,往客人的茶水里放巧克力,抱着吉诺的胳膊撒手不放要出去玩。

  有一段时间陈异和苗靖已经不打算把她带去公司,社区有足够多的孩子可以一起玩耍,她在家也能玩得很开心,但小橙子在小小年纪已经有了自己主见,去不去不有陈异说了算,她就是想去办公室玩,拖着陈异的大腿当无尾熊,眼泪鼻涕抹在裤子上,看她爸爸皱着眉头,脸色发青也丝毫不惧。

  儿童乐园怎么会有爸爸身边好玩,可以见各种各样的人,拿着枪的大胡子叔叔,抽雪茄戴墨镜的奇怪爷爷,还可以去很大很大的仓库,很多奇奇怪怪东西的工厂,爸爸会给她买冰激凌吃,还有各种口味的糖果。

  最后交换的代价是陈异点头,但以后小橙子晚上只能跟佩雷拉睡觉,没有允许不能随便进爸爸妈妈的房间。

  幸福的生活大抵相似,一家三口去加勒比海度假,陈异和苗靖把小橙子带去了安德烈斯岛,住回了原先的住的那间酒店。

  小橙子一直被陈异抱着出门,干净的脚丫子绝不可能踩在任何一粒沙上,搂着陈异的脖子死活不肯下地,两条腿几乎劈叉成一字马,苗靖笑得乐不可支,掏出手机给表情各异的父女俩拍照,最后两个人抱着小橙子走进了玻璃蓝的大海里,小身板漂在陈异肩膀上,小橙子开心得喊了几句中文,说太好玩啦。

  玩累了回房间,孩子在床上睡得很沉,两人偎依在露台聊天,这一天其实是苗靖二十八岁的生日,陈异也即将在平安夜迎来自己的三十岁,他们相识已经整整二十年。

  第一个十年他们面对的隔阂与分离,彼此都认为不会再回头。

  第二个十年却已经有了小橙子,在这片七色海重温旧梦。

  “小橙子在说梦话。”苗靖回头静静聆听房间的声音,“她还是很喜欢玩水,这一天闹得太兴奋了。”

  陈异听懂了小橙子的呓语:“她说这里的鱼好漂亮。”

  “陈异,我们当爸爸妈妈好像也没有很差劲。”她搂住了他的肩膀,“你知不知道,怀孕那一阵我偶尔会做噩梦,我怕生个小男孩,太调皮你会暴揍他,生个小女孩,我又怕我会因为未知的困难抛弃她,人们都说基因是复制,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,还好……还好……”

  “那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。”他拍拍她的脑袋瓜子,“我命由我不由天。”

  那一年陈异的运气很好,事业越做越大,其中也有小橙子的功劳,因为和社区里的小朋友玩得太开心,陈异还从国内买了不少新奇玩具,正好有个零售渠道,赶在圣诞节前出了一笔大货。

  陈异趁热打铁另开了间贸易公司,公司地址就在苗靖公司楼的旁边,办公室的窗户正对着苗靖公司的茶水间。

  偶尔那么一两次,苗靖路过茶水间,能看见陈异抱着小橙子,在窗户旁对着她挥手,小橙子一脸兴奋坐在陈异肩膀,跟妈妈摆了个大大的爱心。

  爱的人就在咫尺。

  她终究是幸运的,抓住了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  陈异手里握着两个公司,其实手里还有其他一些产业,其实因为生活没有其他开销,两人的在波哥大的支出实在有限,所有的现金流都再次投产,他其实有想法把波仔从国内喊过来帮忙,只是波仔舍不得家里,问陈异什么时候回国,他还是跟着异哥混。

  某个周末,梅吉思和佩雷拉都回自己家休息,只有一家三口在,陈异陪着小橙子玩玩具,苗靖在厨房做饭,突然手机铃响。

  是周康安的电话。

  这个时候是国内的半夜,能在这时候打来的电话,当然不是小事。

  陈异站起来,压着嗓音喊了声周警官,苗靖听见他说话,停住了手中的动作。

  是好消息,翟丰茂死了,最后还是死在金三角,源于一场帮派争斗,翟丰茂潜逃蛰伏数年,想改头换面卷土重来,被金三角另一拨势力爆头,警方已经确认过尸首。

  翟丰茂一死,藤城那些旧案就算结束了。

  周康安发过来的还有一篇新闻稿件,是翟丰茂在香港那边控股的集团公司,也基本被瓜分换名,清洗了彻底。

  “谢谢你,周队。”

  陈异挂了电话,面色平静坐在椅子上出神,接触到苗靖望过来的目光,牵牵嘴角,露出了个极淡的笑容。

  他把周康安的话转述给了苗靖。

  两人出国已经近五年,小橙子已经两岁了,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回国,周康安在电话里交代陈异,务必把这件事告诉苗靖,不然苗靖心头一直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,生气周康安当年骗了她。

  “要回国吗?”

  苗靖想了很久,才问出这句话。

  “你说呢?”

  “你想回去,我们就带着橙子回去。”苗靖没什么异议,“怎么样都行。”

  陈异走过去,接下她手里的碗碟,把她搂在怀里,嗅着她身上的馨香:“这个问题你来想,你要是觉得国外好,我们就留在国外,要是想回国,我就跟你回去,你的工作,你的圈子,你想以后的路怎么走。”

  “为什么是我?”她觉得好笑,“什么时候你可以自己做决定?”

  “小事我做主,大事老婆说了算。”他眉眼沉静,在她颈边啄了啄,“我老婆聪明伶俐,我什么都听她的。”

  她偏首回应他的亲吻:“让我想想……”

  客厅玩乐区的小橙子看见两人这副模样,从地上跳起来,竖起小拳头抗议:“爸爸,不可以,妈妈!”

  小橙子蹬蹬蹬跑到厨房,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拽开两人,硬生生从缝隙挤进去,小小的愤怒:“No!”

  陈异挑眉,伸手把这小电灯泡拎到料理台上,幽幽叹口气。

  “你这个小家伙,什么时候才能说yes,妈妈是爸爸的,爸爸想怎么亲就怎么亲。”

  “妈妈是我的。”

  “爸爸的。”

  “别吵了别吵了。”苗靖轰父女两人出去,“你俩去楼下玩,半个小时候再回来吃饭。”

  回国的事情没那么快确定,苗靖已经申请了好几次的外驻,在波哥大的办事处已经有了固定的负责方向,陈异的公司和事业目前运转良好,没有立即放弃的理由。

  回国?回藤城还是别的城市?两人再重新找工作,重新开始?

  但两人都没有永久定居国外的念头,更愿意让小橙子偏爱中国的食物和文化,说汉语写中国字。

  总有一个适合回去的时机。

  小橙子在三岁左右才进入语言爆发期——中文和西语都达到了开口惊人的地步,似乎把之前弥补的没有说出口的话一口气吐出来,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小话痨。

  她在婴儿时期,陈异和苗靖喜欢给她买各种各样的可爱小衣服和小裙子,等小橙子有了充足的语言表达能力,开始给自己挑牛仔裤,汽车衬衫,小恐龙T恤,还要戴墨镜和穿小皮靴,要当了不起的酷妹。

  苗靖看见小橙子嘴里叼着棒棒糖,两手揣进牛仔裤兜,额头沾满热汗,脸上两抹黑灰,懒懒散散靠在长椅上晒太阳的那一刻,内心是凌乱且崩溃的。

  小陈异100%copy。

  救命!她才三岁啊!

  她可没忘记陈异小时候那混蛋样,别看他现在多正经端庄人模狗样,私下两人单独相处的那吊儿郎当嘴脸,和当年毫无区别。

  三岁的小橙子,已经能在傍晚回家时拐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回家,蓝眼睛白皮肤金头发,小橙子飞奔过来:“妈妈,他是外国人,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来,他长得好像芭比娃娃。”

  小男孩不会说西班牙语,说的是德语还是哪国的语言,基本和小橙子鸡同鸭讲,也基本和苗靖零沟通,苗靖看他独自一人,身后也没有保姆阿姨跟着,磕磕巴巴问他住在哪儿,家里人在哪儿,小帅哥摇头,欢乐地扎进了小橙子的游乐园。

  没等苗靖拽着两个孩子下楼,男孩家人带着警察敲开了家门,大家一脸黑线,讪讪看着两个孩子玩得热火朝天。

  “你能不能好好教教她。”苗靖把炮火对准陈异,“这两年你带着她,你看看她现在……都快变成孩子王了,隔三差五把小朋友诱拐到家里来玩。”

  “这不是挺好么?”陈异眉开眼笑,“这才是老子的种!”

  女孩子当然要当小陈异,霸道嚣张,调皮捣蛋,这样才不会被人欺负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ytdfnx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ytdfnx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